南京同仁堂医药馆是致力于健康产品供应链集成、产业资源整合、健康管理与服务。在健康产品研发、渠道终端拓展、平台建设运营等领域,积累了大量的产品资源、渠道资源及供应链运营能力,持续为广大消费者提供可信赖的健康产品与服务。

公司秉承传统中医药文化,恪守“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古训,发扬“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精神,将“国医馆”打造成中国大健康行业卓越领导品牌。

企业使命

传承、发扬中医药精粹,为公众和社会提供专业健康产品与服务。

企业精神

以人为本、以干取胜、以德兴业、以实扬名、同仁同心。

企业愿景

延续南京同仁堂的世界顶级品质,稳固具有不断创新性的领导者地位,努力成为中药和中医解决方案的第一提供商。成为社会尊重、公众信赖、员工满意的健康企业。五年内成为全国中药百强企业。

 

康熙八年

乐显扬为太医院的吏目,后来辞官回家,为百姓治病。刚开始,乐显扬只为病家诊脉、开药方。一段时间后,乐显扬感到应该有个药室,既能开处方,又能拿药,会大大方便病人,也能使自己的配药技术得到应用。

经过数月筹备,乐显扬的药室终于具备制作丸、散、膏、丹的条件了。药室的名称怎样定呢?

乐显扬想起了儒家的经典,想起了古代所谓大同社会的标准:“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子其子。……是为大同。”“大同社会是天下为公的,就取一个‘同’字吧!”乐显扬定了药室名称的第一个字。 第二个字呢?乐显扬想到了仁字。“仁者,爱人也。”“济世养生,不就是最大的爱人吗?”想到这里,药室名称的第二个字也定了下来。

 

康熙三十九年

从开业之初,同仁堂就十分重视药品质量,并以严格的管理作为保证。创始人乐显扬的三子乐凤鸣子承父业,康熙三十九年(1702年)在同仁堂药室的基础上开设了同仁堂药店,他不惜五易寒暑之功,苦钻医术,刻意精求丸散膏丹及各类型配方,分门汇集成书。

乐凤鸣在该书的序言中提出“遵肘后,辨地产,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为同仁堂制作药品建立起严格的选方、用药、配比及工艺规范,代代相传,培育了同仁堂良好的商誉。

 

清雍正元年

“同仁堂” 以配制的中成药疗效显著而名声大震,并承办宫廷药料(可预领官银,享有御赐特权)。

 

 

清乾隆十八年

铺房大火烧尽,主事人乐以正病亡。

 

 

清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七年

经营困难,曾招他人入股承治,且二度典与他姓(外股参入),但乐氏仍保留铺东之位。

 

 

清嘉庆一八一零年至光绪一八一零年

乐平泉,号印川,先抚族人,经营有方,收回外姓股资,偿清债务,重回乐氏家族。

 

 

光绪三十三年

乐平泉,遗孀许氏持铺务二十余年,亡故后形成乐氏“四房共管”。

 

 

清光绪元年至宣统四年

同仁堂未领到承办宫廷药料的官银,清皇室还赊账十八万两白银之多。

 

 

一九二六年

同仁堂乐氏家族第十三代嫡传乐笃周,受命筹备北京同仁堂南京分号。同仁堂乐氏家族第十三代嫡传乐笃周,受命筹备北京同仁堂南京分号。

 

 

一九二九年

设立中华路31号的北平同仁堂京都乐家老铺南京分号开业,同年,“南京同仁堂分号”(后标南京同仁堂总号)老白下路31号又开设“南京同仁堂支号”。

 

 

一九三四年

南京同仁堂业务扩大,从北京同仁堂调20名员工来南京分号工作。

 

 

一九三五年

南京同仁堂在中央商场内开设“南京同仁堂支店”,同年,在中华路31号原址翻盖营业生产大楼,当年投入使用。

 

 

一九三七年

12月,日本侵略军攻占南京,南京同仁堂营业大楼遭焚烧,被迫停业。

 

 

一九三八年

南京同仁堂营业生产大楼修整复业。

 

 

一九四六年

北京同仁堂总号执事乐达仁来南京同仁堂检查工作,对南京分号的经营管理与北京总号一脉相承,表示满意。

 

 

一九四九年

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公方代表进驻南京同仁堂。

 

 

一九五四年

9月,南京同仁堂公私合营工作组草拟“同仁堂南京分号公私合营方案”。

11月,南京同仁堂资方代理人和公方代表联合向南京市人民政府递交公私合营申请报告。